海鲜“末货”在青岛渐成稀罕物

  春季是海鲜很多 上市的季节,日前,笔者走进山东省青岛海鲜市场,各种新鲜海鲜让人目炫 缭乱。摊位前,一种外观类似虾酱的海产品却格外引人注视 ,在青岛市城阳区棘洪滩、上马、河套、红岛一带,当地人把它称做“末货”。笔者造访 时发现,跟着 天气转暖,又到了吃“末货”的时分 。

  新鲜“末货”供不该 求

  4月17日上午9时许,城阳海鲜市场人来人往,摊位前,不少市民忙着选择 各种新鲜海产品,不少人大兜小兜在手,临走时仍不忘东瞧西瞧。鲅鱼、面包鱼、海螺、扇贝、虾虎、八爪鱼等摊位上的各类海鲜琳琅满目,而一品种 似酱状,装在小盆里的海产品吸引了不少市民停步 。“买点‘末货’吧,味道鲜美,养分 丰厚 。”摊主王桂香热衷地打起接待,向笔者推销起“末货”。

  笔者看到,王桂香售卖的“末货”装在一个小盆中,外观呈灰色,质地为软泥状,有颗粒感。凑近观察,“末货”其实是一只只身长五六毫米、色彩 半通明 状、前端有两个黑点的小虾仔,闻起来十分 鲜。

  “‘末货’15元一斤,一斤能做两三道菜。”王桂香说,“末货”曾经 是滨海 渔民喜欢 的美食,因为价格实惠养分 丰厚 ,现在已端上越来越多的市民餐桌,一般买一斤可以分开做汤、炒鸡蛋、清蒸等,可做出多道甘旨 好菜 。

  “买点‘末货’回家就着葱吃,我和老伴就好这口。”市民姚阿姨说,她每周都会买一两斤“末货”。相比于其别人 爆炒、做汤等做法,姚阿姨最喜欢原汁原味的清蒸“末货”,且一定要配上葱白食用。“买‘末货’的多是本地人,外地人大多不知道 。”王桂香说,一般市民一次就买个一两斤,算上每天饭店的供给 量,她的摊位上一天能售出二三十斤“末货”。

  购买“末货”首选海捕

  “我卖的‘末货’都是今天早上从棘洪滩附近 的渔民手中进的,十分 新鲜。”王桂香说,“末货”一年四季都能买到,价格安稳 在每斤15元左右,一般冬天 时会贵些,但最高也就是十七八元。现在 市场上卖的“末货”分海捕和养殖池捕捞两种,二者在价格上不同 不大,外观一致,但味道却存在差异。海捕“末货”味道鲜美,养殖池里的“末货”有股土腥味。

  说起选择 “末货”,姚阿姨可谓行家里手。“我吃了几十年‘末货’,好坏一眼就能够 看出来。”姚阿姨说,“末货”打捞上岸后很容易蜕变 ,不冷冻,最多只能放个两三天。姚阿姨说,新鲜的“末货”一般味道很小,即便 有土腥味,也不会特别显着 。在外观上看,新鲜“末货”色彩 亮堂 ,虽然全体 呈泥状,但每一个 小虾都很硬挺。

  “末货”是一种小虾仔

  为什么 叫“末货”?当地渔民说,从海里捕捞的海产品俗称海获。曾经 ,滨海 一带小红尾虾占多数 ,所以,一网捕上来的海获中小红尾虾就是大流货,而其他大一些的鱼虾蟹和八爪鱼叫做大货。起网后捡出大货后剩下的满是 小红尾虾和小虾仔,用箩进行漂洗,因为 小虾仔比红尾虾轻,便漂浮于上层,终究 用捞篱捞出数量较少的虾仔,这就是“末货”。所以说,“末货”是从大流货中提取的精品。

  “末货”有很多称号 ,红岛人又叫它纳米虾,东海人称“末货”叫蠓子虾,还有人叫糠虾、丝虾,因为其像糠漂在海中随波逐流。红岛街道东大洋村村民王正杰说,曾经 ,虾池里处处 都能见到这种小虾,捕捞时,渔民将特制的“蚊帐网”放入海中,一边走一边将网向前拉动,不用多久就能够 收获颇丰。然而,近年来这种小海鲜已经是 不常见。

  “末货”的产量很难估计,都是渔民自己去捞,捞回来大都 都自己留着吃,或者被饭店提前订购,少数流入市场。笔者在城阳海鲜市场转了一圈,只发现有两三个摊位卖“末货”。“这里卖‘末货’的摊位不超过10个,因为数量少,有些摊位早早就卖完了!”王桂香说。在滨海 一带,除了一些养滩人,很多村民都外出打工,不再情愿 去网“末货”。“‘末货’但是 ‘细货’,上得少,卖得快,现在渔民一次网上10来斤就不错了。”

  从居家佐餐到招牌菜

  “曾经 在渔民眼里,‘末货’就是一种居家过日子的小菜。”前海西渔民蔺延育说,在当地,新鲜“末货”吃起来很有考究 ,一般不下锅,最好趁鲜生吃,吃的时分 用筷子蘸上一些就能够 了,足见它的珍贵。还有一种吃法,把刚出笼的馒头掰开,抹上生“末货”后再合上馒头,鲜味很快被馒头吸收,再打开馒头竟找不到“末货”了。

  如今,“末货”的数量越来越少,在市民眼中,它俨然是一个稀罕物。在海鲜市场,一传闻 要买“末货”,不少摊主连忙摆手:“现在‘末货’可欠好 买,你到附近 的酒店问问吧,或许 会有。”笔者在城阳一家酒店的点菜间里见到盛在塑料盒里的“末货”,问询 得知,一份“末货”炒鸡蛋定价遍及 要三四十元。“别看价格不低,爱吃的人可不少,这但是 招牌菜呢!”酒店工作人员说,每天酒店里的“末货”供给 不超过3斤,有时来晚了底子 吃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