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网

640.webp.jpg

近年来,我频频 参加全国律协或各地律协组织的多项活动,结识了许多业内同行,同时惊奇 地发现:和我年岁 不相上下的同行们,绝大大都 是从教师、法官、政府职工 、检察官等职业转行做律师的,可能我是为数不多几个从工人转行做的律师,不由地慨叹 自己执业基础较差,斗争 的不容易 。但是 ,我仍然 可以骄傲 地说:我是属于因为酷爱 律师职业而学习法令 ,并且一直 乐在其间 无怨无悔的那一个!

律师梦·生萌芽

1982年秋天的一个正午 ,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小桌旁开心肠 吃着午饭。因为我父亲地点 的国企分配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饭后我们便一同 去收房,却发现现已 有人住了进去。本来 ,车间书记正午 变了卦,将上午分配给我父亲的房子又给了另外一 位职工,还没住上的新楼房就这么成了别人 的。那段时间,被爸爸妈妈 拦着不允许通过打架抢回房子、不懂得也不知道该向哪里倾诉的我,无法表达被玩弄 的屈辱和被损害 的愤恨 ,遂萌发 了学法令 做律师的主见 ,我的律师梦由此生根发芽。

也就在那年,还在技校学铸造的18岁的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请求 书》。

1985年,各院校陆续开设了法令 专业。为了做律师,现已 做了工人的我通过 一年的温习 ,考上了播送 电视大学招收的不脱产法令 大专生,开始了三年白日 工作晚上学习的夜校日子 。1988年毕业,恰巧单位发生了一同 因职工分房胶葛 导致伤残的人身侵权案。单位将我从车间调至保卫 处,合作 杨松秀律师处理 这个案件。这是我至今处理 的3000多个案件里的第一个!我请求 法院前往医院调取病历,查出了原告王某某之前曾因骑摩托车摔伤至面部瘫痪。这是与所诉侵权赔偿无因果关系的要害 证据,助力案件取得了胜诉。此案让我在工厂一案成名,遭到 厂领导公开表扬,取得 奖励20元。但工厂终归不能完成 我的律师梦,我苦苦等候 着。

律师梦·初困难

1992年5月,国办的太原第一概 师事务所公开招聘律师,我通过笔试、面试,考入律所做了专职律师,从工厂调到司法局,终于完成 了我的律师梦。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是当时全国最盛行 的提成制。我没有案源,只能每日坚持站在律所门口等,至今我仍然保存着刚做律师头一年每个月 仅20多元的一沓工资条。

不论多难,我在事务 中找到了效能 社会的快乐,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1994年,在律所刚建立 党支部的时分 ,我再一次递交入党请求 书,光荣地成为律所党支部建立 后的第一批中共党员。我相信,党领导我们改革开放,给了我从事律师职业的机遇 。开展 起来的中国一定需要律师效能 ,律师效能 领域一定会更加宽广。

为了能做一个讲一口规范 普通话,还能发出铿锵有力“堂音”的律师,我订了《演讲与谈锋 》,在宿舍外操练 了两年的普通话,硬是把地道的、说了28年的太原话操练 成了抑扬抑扬 的普通话。

没有案源,我就揽住啥案办啥案。在我执业27年中办了3000多起案件,除了内陆没有的海事、海关胶葛 案和我们山西稀少的IPO事务 ,我简直 承办了业内常见和不常见的各类诉讼与非诉事务 ,而律师行业对律师专业化的要求与全科律师的困惑也摆在我的面前。

律师梦·遇转折

2014年,因为承办一同 发生在山西影响中国司法进程的著名案件,我终于奠定了自己的主打专业。

2014年12月13日,一张显示太原差人 踩着一位妇女头发站在寒风中的照片在网上疯传,“河南农妇太原非正常死亡案”即“12·13”案颤动 全国。长达一年多时间,央视、人民网等全国各大媒体继续 高度注重 该案进程。2015年3月,我担任本案第二被告人——中队长郭某某的辩解 人。2015年5月18日,本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开庭,200多名各界人士参加旁听。2015年5月22日的三轮法庭争辩 ,从早晨9点继续 到次日清晨 1点多。当时包括央视“新闻调查”在内的各大媒体以及一些社会知名人士铺天盖地、一边倒地责备 “眼见”的差人 暴力执法,因此,我在承受 本案被告人家族 委托时,心里的压力适当 大,但做律师的初心仍是 让我决然 承受 了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