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其实是一个隐喻,更寄寓着使其变为常识的期待

原标题:失踪其实是一个隐喻,更寄寓着使其变为常识的期待

扫码听《最开始的当地 》

■编者按

今天所评之书中使用的“失踪”提法,意在强调本书所揭示的这些法令 人多半是被遗忘或者忽略 了。因此,所谓“法令 史上的失踪者”也就是指那些被遗忘或者忽略 的法令 人。这些人杰都是我国最初一批触摸 现代法令 的人,后来世事故 迁中国法令 “学统”严峻 断裂,以至于学术上竟得不到传承,这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损失。是的,我想没什么事情比法治建设更重要,这是一切一切的保障,不然 其他方面无论取得什么样的成就,都会面对 “清零”的风险 。发现和揭示真实的前史 ,是读书人的本分,该书作者贡献了这份本分。

封面文章》

肖金

一这本书之所以一会儿 就把我吸引住了,是因为它让我联想起2003年《南边 周末》刊发的、一篇在当时曾震撼了很多国人心灵的特别报导 ———《被遗忘30年的法令 精英》。

报导 讲述的是,一群简直 被世人遗忘的白叟 ,在没有政府撑持,没有经济赞助 ,没有鲜花和掌声,乃至 连正规办公室都没有的状况 下,默默无闻花费近十年岁月 编纂出了一本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英美法词典。用当时司法部一位司长的话评价说:“这是个很奇怪的事,一部标志 着国家司法权威的词典,却由一群无职无权无钱的学人和白叟 编撰,他们做了我们整个司法行政教育体系 想做而做不了的事。”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盛振为,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东吴大学前校长兼法学院院长;周木丹,比利时鲁汶大学1934年法学博士;卢峻,美国哈佛大学1933年法学博士;王名扬,法国巴黎大学1953年法学博士……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在1949年曾经 就已经是 法学权威和老一辈 名宿,并且 还有一个一起身份———都身世 于中国近代英美法系教育的“摇篮”东吴大学。本年 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役 胜利70周年。尤其值得一说的是,在1946年,因为 负责“东京审判”的远东军事法庭选用 的是英美法程序,而当时中国熟谙英美法程序的学者简直 悉数 在东吴大学,所以,正是由他们组成了当时中国赴远东军事法庭的法官、检察官、参谋 。然而,这些20世纪上半叶中国法学界所能奉献出来的最优秀人物,在东吴大学被撤销(1952年)之后的近30年时间里,却简直 都做着与法令 无关的事———英语教师、打更门卫乃至 劳改犯。

而他们被忽视的价值 则是在英美法教育被前史 堵截 了30年后,跟着 中国对外往来 的深化 ,这方面的人才呈现 “断档”,乃至 找不到熟谙国际公法的适合 人选出任国际大法官职务。以至于,在1993年,当时中国派往驻海牙国际法院的法官李浩培(东吴大学身世 )上任 时已经是 88岁高龄,到离任时已届91岁。另外,上世纪90时代 ,在回收 香港的过程中,对香港原有英文成文法的审查,也悉数 由这些东吴大学遗老完成,此时,他们均匀 年岁 已逾80岁。

比较巧合的是,在《被遗忘30年的法令 精英》这篇报导 里,提到其间 一位参加 编纂英美法词典的老先生潘汉典,正好是《寻找法令 史上的失踪者》书中介绍的晚清民国10位法学家的终究 一位。

二当然,相比前面提到的《南边 周末》的那篇报导 ,《寻找法令 史上的失踪者》一书对晚清民国法学家思维 、际遇的梳理,其间 那些“失踪者”的失踪原因,在风云诡谲的前史 浪潮中,则更要深邃、凌乱得多。

本书注重 的被法令 史忽视的晚清民国人物,他们中有不少其实不 是默默无闻之辈,反而在政治、社会等其他领域有所留痕。只是,他们作为法令 人的身份,其实不 那么被人们熟知。

比如,位列书中“失踪者”第一位的章宗祥,这个人其实我们 一点都不陌生 。对!就是我们 从小在中小学前史 讲义 中看到的,“五四”运动中被学生群殴的那位!当时被称为“卖国贼”的章宗祥,为什么会遭遇群殴呢?因为他曾以司法总长和交际 官身份,签署过一系列交际 文件,并担任当时中国参加一战后巴黎和会的代表。这些文件在国内遭遇不满的成绩,就是很多人把激愤的情绪,全都宣泄 到这位交际 官员身上。所谓弱国无交际 ,在今天看来,这无疑是一个由时代加诸于个人身上的悲惨剧 。说句题外话,当年听到闯祸 的学生被捕时,章宗祥不只 没有乘机提出指控 ,反而派其妻子出面代替 他具呈保释学生。其后他脱离 政坛,也脱离 了其熟悉的法令 领域,投身实业。相反,颇具挖苦 意味的是,当年的北大领袖 ,在“火烧赵家楼”中冲在前面、放了第一把火的“爱国学生”梅思平,抗战期间却蜕化 为真实的 大汉奸,出任过汪伪政权的组织部长、内政部长、浙江省长等要职。有时,前史 的本相 就是这么诡谲。